当前位置: 政策法规 >法律法规

瑞士国家责任法

2014-08-15来源:中国知网

 

1848年, 瑞士联邦宪法诞生。该宪法明确规定, 公务员就其职务上的侵权行为应负全部责任,而联邦对其公务员的侵权行为不负任何责任。这一规定,完全否认了国家责任的存在。依照瑞士债务法第61条第l项规定: 公务员或所属职员就其执行职务中产生的损害, 应负损害赔偿的责任或恢复名誉的义务, 联邦或州应以特别立法加以规定。据此, 1850年10月, 瑞士联邦制定了《联邦与公务员责任法》, 该法将公务员分为兰种类型: (1) 选举任职的公务员,包括联邦委员、联邦办公室主任、 联邦法官、州长等, 他们都由选举产生; (2) 选聘任命的公务员, 这类官员多属于行政机构和公用事业单位的高、中级公务员,包括局长、 外交官 、秘书 、图书馆长等: (3) 报考任用的公务员, 包括一部分公务员和大部分雇员( 如私人秘书、书记员、打字员等)。这些人大都采用招考方式录用。根据联邦与公务员责任法, 联邦公务员以及临时受任人, 在执行职务中其行为侵害他人利害, 应负民事赔偿责任。受害人可以就此提起民事诉讼 。

为了使公务员能够履行正常职务, 不致于处处受到起诉, 法律又对被害人起诉规定了诸多限制条件。要求被害人在对公务员起诉前, 应先由裁判所以外的机关审查应否容许起诉。如果控告的是由联邦议会选任的高级官员, 则应首先由联邦会议讨论决定。如联邦会议决定不许起诉, 被害人则可以对联邦提出控告, 而联邦可以援 用公务员的抗辩。如果起诉的是联邦其他机关选任的公务员, 则由参议院决定应否对其起诉. 在其起诉要求未被容许时, 被害人仍可对造成其损害的公务员进行控告, 但必须向参议院提供相当的诉讼费进行担保。这些做法, 旨在防止对公务员滥行起诉, 而并非禁止对公务员起诉. 瑞士早期的法律, 深受德国法的影响。对于公务员的侵权行为, 以有违法性和过失为要件。

如果对某一问题的处理, 属于公务员自由裁量的范围, 无论公务员怎样决定, 只要不超越其职权, 都不能认为他有过失。此外, 联邦法对州的特种公务员设有特别责任的规定。如 瑞士民法典426条规定,“监护人及监护主管官厅的有关官员,在执行职务时, 应认真尽善良管理人的注意。并对其故意或过失造成的损害负赔偿责任”。第427条规定“ (一) 监护人或监护主管官厅的有关官员的损害赔偿不足时,不足额由州负责。(二) 但是, 在上述情况下, 州亦得规定, 在监护人及监护官厅之后,当地乡镇先于州负担前款的补偿责任。” 。

显然, 这些规定还不是国家责任法的体现。因为这仅仅是对公务员个人负责的一种例外或补充。由于瑞士是联邦制国家, 各州的立法并不统一。尽管联邦法律规定, 在州立法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 公务员应依债务法有关侵权行为的规定,负通常的过失责任,但大多数州的立法都对此作了一定的限制,即公务员只对故意或重大过失负责。总之,在国家责任法产生前,根据联邦法以及其他有关法律,国家仅对邮政负有赔偿责任, 其他一切公务员的损害行为,充其量只发生团体责任,即由公务员所在的团体而并非由 国家赔偿,而且团体责任与公务员责任并存。如瑞士债务法第5条规定: 公务员对于其所在团体、机关的关系是受雇人与营业主的关系,受雇人自已有损害行为负有赔偿责任时, 团体应对其负责。但同时, 团体对公务员有求偿权。如团体能证明对防止损害已属必要的责 任, 或虽属必要的责任, 而损失仍不免发生时,得免除其责任。散见于瑞士债务法、民法中的这些规定,为后来瑞士联邦责任法的制定提供了前提。瑞士联邦于1874年对宪法进行了全面修改。

修改后的宪法对国家责任并没有新的规定. 新宪法第117条因袭旧宪法第110条的规定, 继续采用“ 公务员个人负赔偿责任为原则, 以国家赔偿为例外”的制度。在世界各国纷纷建立国家偿赔制度之际, 瑞士宪法仍墨守成规, 抱残守闽, 显然不合时代潮流。因此,这一规定理所当然地遭到法学家们的批评。在司法实践中,法官们在处理具体案件时, 也逐渐脱离了宪法的规定, 或依照“公平、正义”的观念, 或借鉴国外公务员过失负责的制度, 或直接依照民法的有关规定,逐步肯定了国家赔偿责任。这时, 法学家们感到有必要制订统一的国家责任法,以结束在处理这类案件时无法可依 的混乱现象。188年, 瑞士法学家召开会议,建议制定国家公共团体对其公务员执行职务时,不法侵害他人权益, 应负赔偿责任的法律。其后, 于1910年、1953年又先后两次提出同样建议。从1874年全面修正宪法始, 经过长达近一个世纪的孕育, 瑞士联邦终于在1959年l月1日公布实施了联邦责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