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政策法规 >法律法规

瑞士国际仲裁法

2014-08-15来源:中国知网

在进行多年审议之后, 瑞士议会于1987年12月18日通过了《联邦国际私法法规》的最后正式文本 。一旦公民投票期届满, 该法即于1988年下半年生效。《国际法律资料》1988年第27卷第2期将全文转载。本联邦法规第十二章是关于国际法仲裁的规定, 它与1969年3月27日通过的《州际仲裁协定》( 即“协约”) 存在根本不同。协约包含大量强制性条款, 这些条款在当今更加灵活与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下, 令人感到有些过时了(参看: 《英国1979年仲裁法》, 1981年5月12日《法国国际仲裁法》; 1985年比利时的改革;1986年7月2日《荷兰仲裁法》, 1987年加拿大新仲裁法, 1987年《佛罗里达国际仲裁法》, 以上法规记载当年《国际法律资料》)。协约甚至不符合《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所提出的标准,而一般认为该标准是相当保守的。瑞士联邦法规在许多方面都比最近一些法规更富有革新精神, 而比《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就更有大大的创新。其新颖之处表现在: (1) 适用范围, (2) 赋予当事人决定仲裁程序的自治权; (3)在仲裁程序中瑞士法院的作用受到限制。

一 、 适用范围

1.在理论上, 新联邦法规不替代协约, 1985年7月1日苏黎一世通过该协约之后,它已获得瑞士26个州中2个州的正式通过。协约以及其余四个州的地方法仍将适用于国际仲裁,只要当事人作出这样的选择( 第176条第2款)。然而,在实践中该联邦法规似乎成为与调整国际仲裁唯一相关的瑞士法律。

2.该联邦法规是否适用于在它生效以前达成的仲裁条款是不明确的。

与比利时法追溯适

用于未决仲裁不同,该瑞士法规没有规定这个间题。为了弥补这种不明确的缺陷, 在生效期以前, 双方当事人可在其仲裁协议中约定该法规将适用于可能产生的争议。对当事人的意图给予重视,是新法规所承认的, 这样的条款可能会得到瑞士法院的支持。

3.该联邦法规仅适用于第176条第1款所指定范围内的国际仲裁,与此形成对照的是, 荷兰法规也适用于国内仲裁。但是,究竟什么是“ 国际仲裁”, 实际上在各国之间存在期差异。法国法注重潜在处理事项的性质,而瑞士法律在决定仲裁的国际性特征时,则注重当事人的住所或习惯居所( 第176条第1款)。结果两个在瑞士设立而其母公司则在瑞士之外设立的子公司在跨国货物买卖中产生的争议,可能被看成是国内性质的,从而不属于该法的适用范围。

4.另一方面,在该联邦法规中可仲裁争议的定义内涵很宽泛,包括与一方当事人的财产、债权或债务有关的任何请求(第17条第1款)。这样,该法就避免了美国法院在决定反托拉法和保险法方面的争议是否具有可仲裁性时所碰到的一些困难。这一规定尽可能地阻止一些国家或国有企业援引其国内法来对抗争议的可仲裁或否认其订立仲裁协议的能力的情况发生(第17条第2款)。这条规定既不是实体性规范,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选择规范,它是否能用来解决与仲裁管辖权的一些可能障碍有关的棘手间题,则是值得怀疑的。

二、仲裁程序中的当事人自治权

以下条款值得注意:

1.显然,这些规定有利于对仲裁协议效力的认定( 第178条)。

2.遵循普遍的倾向, 调整程序事项的规定赋予了当事人极大的选择自由。但是, 平等待遇和在辩论程序中陈述的权利则是强制性的(第182条第3款)。

3.适用于争议的法律应是当事人双方选择的“法律规则”或者是与案件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规则”( 第187条)。采用“法律规则”而不是“ 法律”, 暗示双方当事人或者是仲裁员,可以: (1)选择不同的法律决定案件不同方面的问题;(2)及时地在任何一点上“ 冻结” 法律; (3)诉诸一般国际法原则, 而不是任何特、定管辖区域的法律。但是,若设有当事人的选择, 仲裁员选择可适用的法律的自由是受相关规定限制的;而在荷兰法和法国法中,仲裁员被赋予充分的自由, 然而在实践中, 这一规定能够充分灵活地导致 同样的结果, 并能提供排除了对所有可能选择的法律规则进行比较分析之后所增加的有利条件, 这种比较分析有时是在其它管辖权之下所要求的。

三、仲裁程序中的法院干预

新法规将法院干预的重要性减小到最低限度。

1.仲裁庭所在地的州法院行使以下管辖权: (1) 如果必要的话,协助设立仲裁庭(第179条第2款) ; (2)对拒绝仲裁员事项进行裁决, 除非双方当事人有相反约定( 第180条);或 (3)协助取证, 如果受到当事人或仲裁庭的请求(第184)。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当事人选择的仲裁规则或仲裁条款有相反规定,上述各条规则不得适用。

2.瑞士法院可以采取临时性措施,但其管辖权显然从属于仲裁庭的管辖权。与协约形成对照,该联邦法规规定,临时救济、包括冻结财产,应归属于仲裁庭本身。只是如果一方事人拒绝服从仲裁庭的决议,仲裁庭才可以请求有适用当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干预(第183条)。

3.瑞士联邦法院有撤消仲裁之决的专属管辖权, 除非双方当事人请求管辖权应被授予为此目的指定的各州法院(第191条)。与协约第36条所列举的撤消仲裁裁决的理由相比,该联邦法规的规定受到了大得多的限制。特别是争论最大的基于“ 专断”的理由被取消了。现在的规定是与荷兰和法国法律、《纽约公约》以及《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相一致的。如果联邦法院有一个正确的关于“公共政策”的概念,对于案件是非曲直的受审就不会产生。如果双方当事人在瑞士都没有住所或习惯居所,他们可以部分或全部排除这些撒消裁决的理由(第192条第1款),在这一点上瑞士立法机关走得更远。

在这方面, 瑞士的处理方式与比利时法相异,比利时法没有赋予当事人任何选择权夕也取得了同样的结果(参看《民事诉讼法典》第1717条, 《国际法律资料》1986年第27卷第726页)。这一规定也与英国法不同, 在英国法律中, “ 排除协议”不能阻止法院重新审查仲裁裁决, 如果仲裁员, 例如夕自己行为不端或错误适用仲裁程序” 的话( 《国际法律资料》1979年第18卷第1246页)。在完全排除的情况下, 如果裁决要在瑞士执行, 瑞士法院将只能保证裁决满足《1958年关于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的纽约公约》的要求(第192条第2款)。尽管在部分排除问题上该法规不甚明确, 但仍有理由认为既使在这种情况下其处理方式也适用“在细节上作必要的修改”的原则 。